487 Views |  Like

下午茶殿堂

Tea Cup black & white幾乎沒有什麼比下午茶更能代表英國的了,可是這風雅而複雜的文化,是如何建構成型的呢?

這可追溯到喬治王時代(1714-1830)的英國上流階級,下自貝德福德女爵、女王臥室的女官,上至維多利亞女王,皆以輕食為午餐,直到晚上八點才進正餐。這一切起因於安娜•瑪麗亞•羅素—亦即俗稱的貝德福德女爵。她到貝爾沃花園城堡造訪拉特蘭公爵時,常囑咐隨侍在下午時分,將精緻的三明治與糕點,佐以大吉嶺紅茶,親送到她的房間。本來這只是她個人的習慣,然而,喜社交的她開始邀請客人來加入她的儀式,大家煞有其事地在畫室舉行茶會,會後往往還會來場原野漫步。

就這樣,貴婦雅士們口耳相傳,這個活動很快地就在貴族之間流行起來,貴族們甚至視下午為可藉以表彰自己高貴身份的儀式,後來連較低階層的百姓也漸漸跟進。僅短短數十年,下午茶文化便滲透了整個社會,成為英國的象徵。到了大英帝國極盛的二十世紀初,下午茶文化更拓展到海外各國。

像是呼應大英帝國的式微一般,下午茶文化從二十一世紀開始不再那麼受歡迎了。原因很單純,就是人們不再有時間特意擺置出舒服的環境,端端莊莊地與人一面聊天,一面優雅地用餐。即使不再是例行活動,下午茶中那份十九、二十世紀的高雅氛圍,使下午茶仍被視為可偶一為之的至高享受。而說到高雅的下午茶,首屈一指的當然就是倫敦麗池飯店。
the_ritz_london_03麗池飯店是由創辦人凱撒•麗池(César Ritz)所構想,並由建築師亞瑟•大衛斯(Arthur Davis)與查爾斯•繆斯(Charles Mewés)所設計建造的。麗池飯店於1906年開幕,以擁有多項創新設備為傲,如黃銅大床、雙層玻璃窗、複雜的通風系統、以及客房內的個人衛浴等。麗池飯店是倫敦第一座指標性的鋼筋大樓,外部是法國城堡式的建築,內部則是路易十六風格的傢俱裝潢,揉合了優雅氣質與洗鍊的細節。

麗池在其108年的歷史中,招待過的富人名流不計其數。早期,威爾斯王子(後來的愛德華八世)與其他英國貴族成員曾數度造訪,西班牙的艾方索國王與葡萄牙出身的艾梅麗王后也是在這座飯店相遇。俄羅斯的首席芭蕾舞者帕甫洛娃曾在麗池飯店翩翩起舞;保羅•蓋提和阿迦汗曾在高級套房中留宿;丘吉爾、艾森豪與戴高樂曾於二戰期間,在瑪麗安東奈特套房中舉行高峰會。好萊塢明星視麗池飯店為第二個家—查理•卓别林曾於1921年讓四十位警力護送他,穿越群眾、回到飯店;諾埃爾•科沃德(Noel Coward)利用飯店的套房作為寫歌的靈感源地,這是眾所週知的事;1951年,塔露拉•班克赫德(Tallulah Bankhead)曾在記者會上,從她的高跟鞋中啜飲香檳。麗池飯店的崇高聲譽,使其成為第一間獲得由威爾斯王子殿下所頒發的「英國皇家宴會與餐飲服務認證」的旅館。

棕櫚閣坐落於麗池飯店的心臟地帶,前身喚作「冬季花園」。這是一處精巧的沙龍空間,最初是設計來讓上層社會互相認識、交流的場地。這個極度高雅的房間,中心種植著精緻美麗的花朵,從巨大的鏡子、巧妙挑高的天花板、浪漫的鳥籠枝狀吊燈到頂著鍍金雕像的石雕噴泉,種種細節華美得驚人。

vertical_Ritz_632x764 一直以來,棕櫚閣都是麗池飯店著名的下午茶據點,這兒的下午茶儀式能讓你體驗到大不列顛民族的精髓。這裡提供十六種以上的手摘茶品、經典口味的午茶三明治、以及各色各樣的下午茶蛋糕、甜點、烤司康,再佐以草莓果醬和濃潤的德文郡奶油,選擇之豐富,令人難以取捨。在極盡奢華的佈置環繞下,搭配常駐鋼琴師指尖流瀉的音符、客人輕哼的美妙和音,再加上侍者無可挑剔的服務、擺滿上好瓷器和純銀餐具的餐桌……麗池飯店的下午茶本身就是電影場景。

說到下午茶的禮儀規矩,其廣泛的程度絕對不亞於菜單的繁複。從前,所有的瓷杯都沒有把手,是由西元620年前後的中國所製造的。1710年起,麥森瓷器(Meissen Porcelain Company)才開始推出附把手的茶杯。持杯的正確姿勢是以拇指貼著把手側邊,食指和中指捏住把手另一側,讓小指頭延伸出去平衡,以免茶傾斜溢出。無論如何,你都不該讓手指穿過茶杯把手,或用手掌將茶杯滿握。

十二吋的方型餐巾也是下午茶不可或缺的道具,卻鮮少有人知道它正確的擺置方式。在任何正式場合中,無論餐巾摺成什麼形狀,都應當擺在餐盤的左邊,開口朝左,摺邊朝右。無論如何,餐巾都不應該置於椅子上,因為餐巾很可能將污漬轉印到椅套上,而椅套的清潔可比一條餐巾要昂貴、麻煩多了。當有人要離開餐桌或用餐結束時,應將餐巾稍微抓縐,放回餐盤左邊,表示你很樂意再次接受主人款待。餐巾的用法對語言也有影響,英文片語中的 to make ends meet,現在意指「量入為出」,若照字面翻譯,意思則是「使兩端相接」,這句的出處是1729年的法國宮—王宮貴族在用餐時將餐巾繫在脖子上,以保護他們華麗硬挺、打著精細褶子的領子。

iStock_000055003202Large餐具的使用原則是由外而內。最小的刀叉可以用於僅一面承載食材的單片三明治或糕點,而不能用來切雙層以上的夾心三明治,因為食用夾心三明治時,是不可以讓夾層中的食材滑落的。餐具用到一半,絕對不可以直接貼著桌面或桌布放置,而應輕巧地擱置於使用中的盤子右緣。

方糖夾鉗這個英文字 tong 源於印歐語系的 denk,原來的意思是「囓咬」。方糖夾鉗的長度在3 ¼ – 6 ½ 英吋之間,於1780年引進歐洲,用於將糖壓製成圓錐狀,有如女巫的尖帽,因此衍生出 I’ll eat my hat 這句話(直翻是「我吃我的帽子」,類似我們打賭時說的:「我擔保…….,要不然我吃自己」)。不用的時候,方糖夾鉗應置於糖碗旁邊,或掛在把手上。

加了糖以後,一般人都以為應用茶匙在茶杯中畫圓攪拌—這是錯誤的觀念。正確的做法是:將茶匙從茶杯的六點鐘方向朝對面劃出,來回幾次就好,不宜過多。茶匙用畢應置於茶盤右側,絕對不能從放著茶匙的茶杯裡喝茶。茶杯離口時,得放回茶盤上,不可以手握著茶杯揮來揮去。要是在自助式的下午茶會,則可以用左手托著茶盤,右手握著茶杯,一起放在腿上。

喝茶的時候,不可將茶用來輔助吞嚥,口中還有食物時也不能喝茶。唏哩呼嚕的喝茶聲就不用說了,當然是百分之百禁止,正確的方法是小口小口地啜飲。茶道禮儀中還有一大爭議:牛奶到底應該先加還是後加?原先,先加牛奶的習慣是為了保護低溫燒製的軟質瓷杯,避免使用久了杯底產生裂痕;然而,1710年麥森瓷器工廠的波特格(Bottger)發明了硬瓷以後,坊間開始流行先注入熱茶再加入牛奶的飲用法。

薄切一片檸檬放入茶中,能增添香氣,傳統的做法還會再加一點丁香。夾在杯緣的檸檬角應該包覆在棉布裡,以免榨汁時檸檬籽落入茶杯、或檸檬汁亂噴。要是沒有專用的榨汁器,也可以用手指輕捏檸檬角,使汁液滴入茶杯,並將用完的檸檬角放在茶盤上,或另外備用的小盤中。

iStock_000000911321Medium司康、鹹食、三明治、甜點,當然也都有嚴格的規定。英式三層架上,鹹食和三明治應該放在中層,甜點則在底層。完美的服務應確保各層餐點都能順利取出。至於司康呢,當然就在最上層了。這項傳統源自1800年代,當時的廚房設備較為缺乏,司康的保溫罩只能置於三層架最上層。至於司康的吃法,許多人理所當然地將司康橫切為二,塗上奶油,像吃吐司一般地食用,其實這也是錯誤示範。你怎麼吃麵包捲,就應該怎麼吃司康—掰下一小塊,放入盤中,再用奶油刀取些許奶油塗上。吃司康的時候不需要用到叉子,更不能將司康浸入茶中。事實上,在某些大型宴會或自助式的下午茶會中,茶會主人應該將司康做得小一點,方便賓客食用。

最後,下午茶應該小心別與「晚茶」混淆。晚茶是指傍晚五點到七點之間,用來代替晚餐的膳食。英文中的晚茶叫 high tea 「高茶」,顧名思義,是在正式的高桌子上進行的,餐桌擺設比照正餐,用餐內容也較為豐盛,包括熱食、酥皮鹹派、肉片、沙拉、蛋糕、甜塔與水果,茶可以是冰的也可以是熱的。下午茶與晚茶相對,也可稱為 low tea「矮茶」,正是因為下午茶是在較矮的咖啡桌上進行的。

近年,以1900年代早期為背景的電視劇及電影日漸盛行,諸如唐頓莊園(Downton Abbey)、傲慢與偏見等,這可能是促使下午茶回春的功臣。在這不住拓展的世界中,廣告如疾病般蔓延,科技的進步幾近瘋狂,下午茶提供給人們一個回到傳統懷抱的契機,重新拾起談話的藝術,遠離城市喧囂,讓人重建與貴族的連結,並向英國傳統致敬。

你說,下午茶難道稱不上一座殿堂嗎?

Dominic Wallace

Translation –  Becky Chen 陳昕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