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 Views |  Like

色情摹寫的藝術

色情電影是否觸犯性別歧視 ?

這個爭論已經持續了數十年,圍繞在這個具爭議的行業之下這個是最公開的說法。有一派指出色情電影使女性物種具體化,只以粗鄙的眼光單看她們肉體的形態。相反的觀點指出,不應有虐待的形式存在,還有一點錯在一個女人自己的決定導致她在這行業不斷往返。

從美學的角度來看,一個更有趣的問題是,稍微撇開是非黑白不問,側重於色情是否能被視為藝術呢。這個辯論的核心,就是探討在這過程中 與之相關的生產材料是什麼,且能讓最終的成果被視為具有藝術價值。換句話說,為了視同色情摹寫為藝術 就是視同這兩者為互相一體的。

《深喉嚨》(Deep Throat) 1972年的這部色情電影,編劇兼導演─杰拉德達米亞諾Gerard Damiano,主演─琳達洛夫萊斯Linda Lovelace,這部色情電影被認為是首次包含了情節,人物的發展以及高製作規格的電影。官方正式首映會舉辦在6月12號 紐約的世界劇場內,它獲得了主流媒體的關注,接著成為了”色情時尚”運動的起源,在這個短暫的時期上層階級的人民對這直率坦白的色情藝術頗有興趣。最初描述這部電影的說法是解放性經驗,飾演女主角洛夫萊斯Lovelace的Linda Boreman後來聲稱她遭受到當時丈夫Chuck Traynor濫用權力的性虐待,強姦並且被迫賣淫,還拿走她在電影中的片酬 $1250美元。

她說:「實際上當每次有人觀賞這部電影時,他們就是在觀賞我被強姦的畫面…這部電影還繼續上演這是犯法的;實際上拍攝時一直都有一把槍指著我的頭。」

但是,鑒於上述理論,其中Boreman不管在拍攝過程中或至拍攝結束 其被對待的方式不被列入藝術價值的考量之中,廣受歡迎的電影─深喉嚨 可能被視為藝術。

 

那麼,什麼是藝術?

哲學家 馬爾科姆·巴德Malcolm Budd認為藝術具有下列特徵:會激起觀眾的情緒反應;使觀眾快樂;授與觀眾對作品出色的滿意度程度表現;讓觀眾感到他們與藝術家的心靈上的溝通;並鼓勵他們發展 走向堅持確立的態度面。根據這一理論,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名作蒙娜麗莎實現了上述所有觀點,因此它是藝術。一張繪製在廢紙上的笑臉不具以上觀點因此稱不上是藝術。

插畫藝術家 格雷厄姆奧文登Graham Ovenden的創作很早就被認為是藝術,而且他主要是繪畫裸體的年輕女孩。然而,在2013年他被人發現他猥褻他的未成年創作對象,他的作品便從英國Tate藝廊中遭到移除,因為他們覺得他的行為降低了博物館在民眾眼中的價值。但是,假設他沒有犯下這種罪刑,他的作品真的就會得到更高的評價嗎?人們是否真的相信一個藝術家的作品價值真的取決於他或她的行為本身?邁克爾·傑克遜Michael Jackson的音樂價值是否在他被指控14項酒後猥褻未成年案件後有所下降?若要這麼說的話,傑克遜Jackson的音樂技藝在這樣的事件發生後只會繼續蓬勃發展,並且鞏固他的音樂在這流行音樂殿堂中。盡管他有這些問題甚至有時在公開場合展示些不道德的行為,(像是2002年在柏林一間飯店的四樓陽台 以一隻手臂在欄杆上懸盪他的寶貝),在這些事件發生以前,對他的音樂藝術消費者而言他們似乎不關心這整個過程或者個人行為。這個最終創作似乎才是構成了真正的藝術價值所在。

毫無疑問地,色情行業必須受到嚴密的審查以根除利誘與剝削,在任何行業中,虐待女人或男人,在道德上都是錯誤的。然而,這些未能阻止色情內容被視為藝術。

女權主義哲學家安妮·伊頓Anne Eaton認為,表達一個對道德上遲疑的訊息 會破壞原本藝術品的價值,因為它是需要觀看者以一個有道德缺陷的方式去觀賞的作品。因此,從這個領域將他們從藝術分離,換句話說,她認為色情只會在觀眾(至少暫時地)視女人為客觀時才有可能賦予具體欣賞的眼光,但她也認為這是不可能在把它考慮為藝術的同時可實現的。然而,她的說法是有偏見的。我們充分意識到眾多免費提供可得到的消費者色情 它們明顯有物化女性的行為,但在客體上如果有人聲稱 藝術物化了某個人,並以此來阻止你思考這件作品的價值,與此同時這個概念是可以被質疑的。

美國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以他直率明確的Made in Heaven展覽聞名,這項展覽首展於1990年威尼斯的雙年展,由超大的照片印於帆布上面組成,加上大理石雕塑和穆拉諾玻璃工藝。該作品的主人公標榜著他自己與當時的夫人,義大利知名的艷星(La Cicciolina)及政治家伊蘿娜·史特拉 Ilona Staller,用十分精緻且露骨的手法描述了當代的亞當與夏娃的庸俗親昵動作。作品中引用大量的藝術史來源,從馬內Manet和庫爾貝Courbet的寫實主義繪畫,延伸到布歇Boucher跟弗拉戈納爾Fragonard奢侈地使用大量的畫布,將性關係寫照的邊界一路推向藝術邊緣。昆斯Koons宣稱他的展覽有明顯的雙重功能: 一是讓觀眾參與他們的性情緒,並且二是鼓勵他們養成自己對於接受性慾表達時的意見。

從電影的角度考慮有關色情藝術的優點時,與其他媒介相比,

會出現一個無法解釋的偏差。它通常被認為比較隱晦的色情內容會比真實赤裸裸的色情內容來的更具藝術性。但是為什麼會這樣呢?有人認為,直率自然 而且展現極度親密程度 赤裸裸的色情細節會從生產技藝中被削弱。英國藝術家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展覽作品們: Two Fucking and Two Watching包括腐爛的母牛和公牛,Mother and Child Divided由一頭母牛和被切成片的小牛組成並裝在甲醛槽裡面,The Death of God包含了一個人的頭骨,以上均獲得藝術世界中的好評。當然,屠殺動物和人類遺骸的展示明確地遠遠超過生育性質─在動物王國中最自然的行為?

色情影像是每個人所共享的文化,從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大衛像David和印度的性廟與愛經Kama Sutra,一直到畢加索Pablo Picasso的La Douleur─一幅藝術家接受以口性交跟其他性行為的影像,包括獸交和強姦的圖像,還有日本葛飾北齋所創作的春宮圖(浮世繪)。如果這樣的圖像和展覽容易地被定義為藝術,那麼拍攝兩個人性愛的場景的行為即具有資格被包含在同一等級中。

徵象顯示,主流院線對電影的態度確實正在改變,隨著去年的法國電影─《藍色是最溫暖的顏色Blue is the Warmest Colour》贏得了坎城金棕櫚獎,影片執導由52歲的導演阿布德拉提夫柯奇許 (Abdellatif Kechiche)擔任,故事述說兩位女同性戀之間的戀情,並且極生動寫實的性愛場面,導演的拍攝方式及兩位女演員出色的表演獲得極高的讚賞,並且最近的新片 《性愛成隱的女人Nymphomaniac》也如法炮製般拍出一部極具爭議的電影。影片是由丹麥具爭議性的導演拉斯馮提爾Lars von Trier所執導拍攝,此片圍繞在我們對於性的態度,透過媒體 以本質上的質疑來表現對性麻木的態度。上集的兩部分圍繞著禁忌的基礎,並且因為導演要求一切性愛場面必須真槍實彈演出 因而備受矚目。明年即將上映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Fifty Shades of Grey》,是由同名書籍廣受歡迎的三部曲所改編,由英國作家E.L.James所撰寫,本片承諾繼續照著趨勢走。這些影片遠遠超越了他們露骨的性愛場面,並且旨在發人深省,角色性格的研究,並解說當代社會中具有的元素。而不是像只有關於性的電影那般,這些電影是把性刻劃為生命的一部分,相反於脫衣舞式的放縱,類似於赫斯特Hirst的展覽─專注於死亡,即另一個自然的過程。性表現在螢幕上可能永遠不會被授予藝術上的自由─即表現出暴力和吸毒,但因部分色情電影常態化之下,它肯定會有越來越少的禁忌存在。

實際上,《深喉嚨Deep Throat》以藝術來講,前景堪憂。因為它不能喚起情緒的反應,無法給你觀賞的樂趣,無法賦予你欣賞高品質作品時的滿足感,或讓你與製作者的思維過程產生共鳴。此外,它明確地敗在 未能吸引觀眾,沒有考慮到以一個反向性的態度發展劇情。然而,至關重要的是,我們感謝因為有這些標準可做衡量,作為我們判斷色情電影的標準,包括了格雷厄姆奧文登Graham Ovenden的作品 (被譽為是當代維多利亞式攝影與插圖的權威,其作品深受俄國作家弗拉基米爾‧納博可夫(Vladimir Nabokov)的著作《羅莉塔》(Lolita)影響,內容多以幼女為主,藉此探討被壓抑的情慾。),或其他任何人。

在色情電影業,具有更嚴格的法規是個重要的律法辯論,但是在新聞業上這早不是什麼新鮮事。只有當我們不再為藝術價值與道德缺陷兩者所混淆,我們將能夠理解什麼組成了”藝術”色情,不管怎樣,市場中的確是存在著這樣的一門”藝術”。

Dominic Wallace

Translation –  Cor.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