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 Views |  Like

時間旅行

在今日,從事現代腕錶設計的資訊收集或試圖找出它的模式或趨勢,將極為誘惑地帶領你朝向一個共識: 美學的懇求已超越了實用性…

芬蘭設計師Mats Lönngren為Hygge品牌所設計的3012系列

3012系列由芬蘭設計師Mats Lönngren為Hygge作的設計中,將傳統指針改為兩個旋轉盤。這兩個旋轉盤彼此交疊。在底下較大的磁盤顯示小時,而在上面較小的磁盤標示分鐘。這兩個磁盤以不同的顏色作區別,讓配戴者可以區分小時和分鐘。

Lönngren以質感與簡明的概念來設計手錶。每個磁盤在邊緣處都設計有一個小三角箭頭來指示時間。如需清理時底座也可在需要的時候拉出。

這只腕錶搭配橡膠錶帶及噴砂處裡打造的霧面不銹鋼錶殼。有三種顏色組合可供挑選: 白色和橙色、黑色和橙色、白色和灰色。

Déjà Vu 設計者Denis Guidone

這只手錶擁有兩個傳統的指針,它們以指針顏色的痕跡來顯示時間的推移。但是,進一步可檢視這些顏色的伸展,它們簡單標記出小時和分鐘的圖形。圖形印刷在兩個彼此交疊的磁盤上。上方的磁盤是透明的。

Déjà Vu有三種顏色: 藍色、白色和黃色。它有一個柔軟的橡膠錶帶繫在錶盤兩邊的表耳上。錶殼則是IP電鍍黑色不銹鋼。

The minimal Gravity 設計者Ziiiro

The minimal Gravity手錶是由香港新的手錶品牌Ziiiro所作的第一個設計。

沒有典型的指針或標記,Gravity手錶採用兩枚環形,類似於以兩枚旋轉的彗星來指示時間。比較胖的內環標示小時,而較窄的外環顯示分鐘。

它的橡膠錶帶不具扣環,取而代之的是繞在穿戴者的手腕上。它可透過彎曲錶帶的不鏽鋼蕊來調整鬆緊。

錶面可作拆卸,替換Ziiiro系列中的任何矽樹脂錶帶。

Gravity採用多種顏色。

追朔與回顧…

事實上,在19世紀的製錶業,在主要設計特點方面,奢華與美感的設計成為主要趨勢。這一趨勢反映在,錶盤成為了畫布,讓這些製錶的精英把它們變成一幅完美的藝術品。

後來,20世紀時期的工業為功能性與實用性敞開大門,將它們融入生活。這種需求開始逐步取代細心和設計美感: 從注重細節的理念和手工藝的高貴藝術創作,轉向專注於複雜性和技術性。例如,手錶和數字號碼在這一勢頭具有很大的成果。

接下來的21世紀是速度和文化混合的時代,通過科技和通信作為生活的關鍵鑰匙。在新的千禧年裡,以不同類型的藝術,透過各種組合的參與,獨特風格和個人主義的特殊關係,藝術形成一種新的體驗形式。這種趨勢已經蔓延在文學、建築、時尚,當然,也不例外在製錶業。在某些時候,發明新事物變得更加困難,現代人需要想辦法將上一代留下的”遺產”以一種新的方式作呈現,或是以另一種方式混合些許當代的原素和文化。其結果是,過往時代的設計經驗與現代科技的曙光比起來是如此豐富,我們的反應就好像我們被剝奪了舒適與安寧,制定了一個不間斷的比賽來讓更多現代設計師去挑選他們喜歡什麼。從這種對待生活的態度,現代設計師以生活的基本需求來作為靈感和創建,沒有過剩的情況,而是享受許多工藝品的特殊視野: 簡化的理念正在竄升。在前景、建築、室內設計、時裝和其它應用藝術它們採取的對策是─捨棄任何不必要地,如同日本禪宗哲學理所建言,專注於精隨。

話是這麼說的,細節變得不再必要,設計成為純粹的簡約和未來導向。其實這不是僅僅是一種趨勢,它是一種生活方式。

簡約的美學設計

“簡約可以各種形式來形容藝術和設計,特別是視覺藝術和音樂,其中工作內容是消除所有非必要的形式、特徵或概念,使物體的本質或特性能被看見。極簡主義是所有設計或風格中,最簡單也最少被使用來創造最大的影響力的原素。”

未來主義美學設計

未來主義的設計起源於20世紀初在義大利的藝術和社會運動中。它強調和歌頌的主題是與未來的現代概念相關,包括速度、科技、青春和暴力,相關的物體像是汽車、飛機和工業城市。未來主義實踐在藝術的各種媒介,包括繪畫、雕塑、陶藝、平面設計、工業設計、室內設計、城市設計、戲劇、電影、時裝、紡織品、文學、音樂、建築、甚至美食。

今日,在2013年,在男女性製錶業中,沒有指針的手錶的現代設計,以這種趨勢 來神化”簡約”和”未來主義”的美學設計,可反映在這三大奇觀: Mats Lönngren為Hygge品牌所設計的3012系列,Déjà Vu 設計者Denis Guidone,The minimal Gravity 設計者Ziiiro。

沒有數字和指針的手錶為設計開拓了一個全新的系列,因為他們表達了極大的自由和個性。這其中的利害關係顯現在現代”鐘錶”: 應對一個簡約和前衛的設計風格,重塑不起眼的手錶。實際面來看,這是為了往後千年的人將這些現代腕錶穿戴在身上的有用且實用的唯一途徑。事實上,現代的手錶還不單只是一個告訴你時間的裝置,它是一件小型藝術品來告訴你你是承繼傳統”鐘錶”,但是從現在開始,它也是一項聲明: 我是一個禪宗一樣的人座落在新的千禧年裡。

在2013年,這是現代腕錶在設計中,重新詮釋的新穎面貌。

Sanza Bulaya

譯者- Co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