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Views |  Like

口袋方巾的由來

口袋方巾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古希臘人,早在西元前500年當時的富人可以隨身攜帶噴了香水的手帕。縱觀歷史,英國和法國的貴族們也著迷於具香氣和刺繡的手帕,來防止他們的嗅覺遭受街上的惡臭跟窮人的汙染。

據傳聞,1377年至1399年間英格蘭的統治者,國王理查二世發明了口袋方巾。他在位期間,用黑色或紅色做成的沉穩刺繡,以Assisi或Holbein式針法和特殊金色或銀色邊飾來完成是最常見的。

一直到法國和那瓦爾國王路易十六在1700年底的統治時期,手帕製作成各種的形狀和大小。因國王路易十六頗具影響力的老婆─瑪麗·安東娃妮特遭受這些荒謬規格的手帕所困擾,於是她要求她丈夫頒布法令來限制丈量尺寸為16吋乘16吋,因此”口袋”和”方形”的關係就此誕生了。

國王和皇后經常擔任時尚趨勢的制裁者,而手帕以一種或其他種形式已經存在了一千年之久,有些歷史學家認為溫雅的喬治六世國王─維多利亞女王的曾孫,將這些實際的單品轉化為時尚的配件。有傳聞說他是個體弱多病的傢伙,這解釋了他為何有著大量優雅的手帕同時也用於治療他的疾病。

在20世紀,口袋方巾已成為男人出席晚宴或正式訂婚宴必搭的單品。這個時候,人們還是對此持有一些假想的功能,有人認為紳士們把口袋方巾置於觸手可及的地方是出於即興的本質。你永遠不知道何時誰會在誰身上弄髒污漬或是提供給一位正需要手帕的女士。

30幾歲典型攀權富貴的花花公子往往會穿戴絲綢製的口袋方巾,來增加某些不知道為何來由的賣弄裝束。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像Gatsby一樣著迷於巨額的財富,但倒是也沒有法律反對人們去仿效富人的外觀和名氣。

多年來,由於主流產品的增長,像是可麗舒(舒潔)面紙,以及醫學研究聲稱使用手帕並不衛生和轉變的時尚潮流,手帕變的形同虛設,不久後也退居幕後。相反地,口袋方巾原本的功能雖然減少了但也變得時尚起來,它發展自成了一類男性的飾品。

盡管有些口袋方巾的規格是不容更動的,但某些基本原則還是存在以確保你達到你想要的樣子。白色的口袋方巾,無論是棉的,麻的或絲綢的,永遠不會讓你失望,然而要散發出真正優雅的話,上面有圖形或打印的絲綢製口袋方巾是最有效的選擇。

口袋方巾不應該與一個人穿著的襯衫或領帶有直接的關係,這種趨勢在1940年初就已消失,也沒有一個很好的理由再次出現。相反地,口袋方巾是用來襯托襯衫,如果它是用來跟襯衫或領帶內裡的陰影做搭配的話,那它應該永遠要選擇一個輕微或次要的顏色來做搭配。

它的規則漸漸變得更為寬鬆,對於配戴在胸前袋口時須露出一英吋半的限制也不再是必要的了。然而,每個人都應該避免在口袋方巾上露出任何的標誌或印章。一個真正優雅的紳士是不需炫耀的,當你穿上它的時候它自然提供穿著者一份額外的奢華感。

同樣滿意的效果可以使用顏色明亮、精緻絲綢襯裡的袋巾跟反差很大的黑色大塊色彩的西裝來做搭配。跟顏色搭配比起來,那些願意深入探討他們的裝束的人,透過比對織物的結構、質地、紋理將得到無與倫比的結果,像是具有光華絲緞的領帶配上帶亞麻布的方巾。

口袋方巾提高了西裝外套或夾克的多功能性,它增加額外的視覺特點,在這點上可說是對於個人表達的有力手段但同時也讓你保持低調的方式。以領結來說,如果你不懂如何正確穿戴它那你永遠無法稱之自己是名紳士。當談及口袋方巾時,在正式場合裡它總是必須列入考慮的要素中,有五個著名的褶疊方式取決於你個人的喜好來做選擇。

在休閒的場合時可以有一個簡單但給人印象深刻的外觀,The Classic Fold方形摺疊法是以單一色彩的口袋方巾配上有色的邊緣做搭配。

Pesko Fold (屬方形摺疊法的一種),以詹姆士˙龐德穿戴而聞名,提供了一種薄梳毛的口袋方巾,純色設計,顯著地與業務或正式場合的西裝外套來做對比。雖然說不是必須但白色永遠是最行之有效的搭配。

泡芙形,是最多方面適用的且何時何地都可穿戴。在視覺上它的效果是極為迷人的且非常容易再重新朔形來維持最理想的效果。

皇冠形,非常醒目的一類,有人說它像是顛倒的泡芙形,在任何社交場合是合適合宜的。這類褶法的美麗是在於它就是永遠不應該看起來太完美,透過它細微的差異,可以散發出個人的性格和敏銳的感受力。因於此,永遠別被抓到你買了一個可怕的、預先摺好的、完美褶疊地皇冠形方巾。這是個滿丟臉的行為,顯示出一個人缺乏高雅的素養─這樣的口袋方巾等同於你配戴一個用夾子夾上去的領結一樣。

無疑地,最有魅力的褶法就屬花形褶疊法了,因此正確地來說,這也是一類最需技巧的方法。它的重點在於在長時間下如何讓它的外觀維持牢固。如果以做一個聲明為目的的話,不會有其它更耀眼的褶法莫過於花形褶法了。

在當今時代,構成完美整體效果、散發格調和高雅的搭配可以透過精緻的結婚訂製西裝,配上襯衫和領帶/領結,但沒有什麼比配上一個精選的口袋方巾來的更為典型且優雅了。

王多佲

譯者 – Co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