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Views |  Like

Is China the new El Dorado of wine?

讓‧加賓曾說:「我開始喝牛奶的那天,就是牛吃葡萄的日子。」多麼高雅的一個說法。的確,在法國酒不只是飲料,更是生活的一部分。

中國有可能也有這樣概念嗎?如果我們講得是茶,答案是肯定的。茶在中國,遠超過飲料的價值,可以說是社會和美食的縮影,喝茶就跟工作是一樣必須的。酒呢?明顯是在不同的層次。

令人感受強烈的葡萄酒

葡萄酒開始在中國蓬勃發展,現在進口量是2006年至2011年的三倍。在15年內成長超過150%,使得中國一躍成為世界上第15名的喝酒大國,2011年總共賣了1900000瓶。在大城市裡,酒吧就像雨後春筍般冒出,在上海幾乎是每個月就開一間新的酒吧。最興奮莫過於企業家們。

這種前景驅動著中國的野心來到一個新的視野。2016年,這個國家正準備成為第六大的葡萄酒製造國,第三大的進口國, 和第二大的消費族群。怎麼可能會有這麼驚人的成長率?答案很簡單。中國的人口是很年輕,一半左右是由年紀不到35歲的人們組成。教育是強制性的,鄉村城市化的速率也快。總人口是1億三千萬人左右,約40%住在都市裡面,這就是為什麼最大的消費族群也是這裡了。都市人口每年的成長率約為130萬到150萬,中國的葡萄酒市場目前只有320萬人,消費成長的潛力是很驚人的,每年約增加10%。從酒業來看,中國無疑就是個大金礦。

酒,什麼是中國葡萄酒?

強大的中國市場,對當地的酒廠利潤是很巨大的。VINEPO總經理,羅伯特‧貝納解釋 :「中國人是愛國的,當我們對產品沒有認知時候,會想要購買自己國內的產品。」避免搞錯,其實中國的酒廠並無意成為世界第一。不如這樣說,他們的野心是想在自己的領土內征服外國的酒。

舉例來說,西夏王,寧夏最大的酒廠,葡萄莊園約有5000公頃,每年生產130萬瓶,60種不同的葡萄酒品牌,它是一個名副其實的葡萄酒廠!

怡園酒庄,位於北京西方600公里遠,是另一個很好的例子。陳進強於1997年創業,他是個有錢的中國商人,他想創造出吸引中國人味蕾的葡萄酒。他的策略是從當地的小商人買進葡萄,並以紅色來凸顯其在消費市場上的地位(紅色代表運氣、快樂和愛情),甚至重新打造出一個波爾多等級的酒庄。

酒的品質

自從2001年加入國際貿易組織之後,為了確保其品質和口感,和中國有義務在生產過程中遵守國際法規。如果希望克服出口業的問題,在所有價格分級中,品質一直是中國酒商必須去面對的一大障礙。對於如何去製造出一瓶好酒,這仍然是他們必須深入去了解的問題:「當酒商正打算發展出自己的栽培過程,使用農藥和計算營收,那麼葡萄和酒將和任何一種商品沒有兩樣,即使科技的是如此高明。」雖然中國商人熱愛精緻的包裝,他們對於自己銷售的商品,有如井底之蛙一般。

土壤的品質能夠影響酒的味道。半數以上的葡萄栽培是在東岸,靠近渤海,這並不是個好的地方,因為這是季風帶,使得葡萄收成時節,總是得面臨大雨來襲,這是個很嚴重的課題。

顯而易見的法國影響

法國,對中國來說是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國,在中國市場上佔了45%。因此,法國人從未在這裡作過任何調查。對中國來說,希望能夠忘掉過去的栽種手法,這方法是很簡單的,從法國的學校和大學中學習。

有人會說,這是很滑稽的模仿手段,但仔細思考過去五年來,中國買了多少來自法國波爾多區域的頂級葡萄酒。另外,法國政府會說這是一種合作的機會。法國最近已經和中國政福簽訂了合作條約,在北京進行長久的葡萄酒栽培示範。這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農業投資計畫,已經投入了170萬歐元。法國答應中國技術上轉移,500個葡萄莊園和16種不同的葡萄品種,當然還包括了專業知識和技術。

最後,不論是品質或數量上,中國目前有潛力發展成世界第一的葡萄酒出產國。這國家有豐富的資源來生產葡萄酒,就像過去的歐洲。國家的經濟發展良好,財富增加,加上眾多的人口,種種條件都使得中國有機會達到很高的生活水準,來支持葡萄酒的消費。

同時,這消費族群將會是當地酒商的目標。但我們可以認定這是個好的現象,越多的中國酒商開始發展自己的莊園,製造越多的酒,他們喝的酒越多,那麼他們將會進口更多的酒。

Jean-Baptiste Ancelot

Translation by Nic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