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Views |  Like

手槍是我的護照 – Nikkatsu Studio

黑幫戰爭…這部電影講述的是由宍戸錠飾演的殺手故事。宍戸錠在片中的角色是東京郊區某黑幫頭目聘用的殺手。在他的同伴Shu Shiozaki的傑出協助下完成任務的Shuji Kaminura從作案現場逃離,以躲避敵對幫派的報仇。首先,在客戶的幫助下,他們被告知在沒有護照的情況下不能離開日本。隨著事件的進展,他們值的越發依靠自己的本能在日本求生。當兩位殺手的指揮官對他們反目成仇時,影片的節奏也發生了戲劇性的轉變。在將兩派鬥爭一舉終結的機會到來之時,對他的手下之極其冷血的手段感到不安的Kamimura的客戶向敵人發起了為他主子之死的複仇。被困在這場致命的計劃中,我們的兩位主角發現自己瘋狂地想離開日本,在路上他們遇到了一位叫做Mina的女性,她幫助他們逃離日本。 Mina和Shuji之間發展出一種充滿希望,糾結的愛情,以及忠貞的關係。
《手槍是我的護照》的音樂和影視語言受到其他Nikkatsu製片的影片和意大利影片的影響。電影裡有幾個充滿視覺衝擊力的瞬間,包括一個極度有力的結尾:由移動鏡頭剪輯成的一場史詩性的大戰。在野村隆的知道下,這部Nikkatsu電影誠然是一部冷酷而暴力的黑幫片。僅有的溫情呈現於Kamimura和Shiozaki之間的兄弟情懷。

《手槍是我的護照》是一種類型電影的例證,它反應了日本社會一個特定時代和文化背景下黑幫文化的興盛。它的故事背景是在一個充斥著宗族和家族之間領土爭端和權利鬥爭的日本。我們目睹主角們不斷向下直到死路的命運之路——彷彿注定在一場黑暗的降臨重滅亡。 Mina的存在可能是對這種命運的最好證明。當Kaminura明智地告訴她:“Mina,除了生存以外,我們什麼都沒有…”

從電影技術的角度出發,影片用具有強大表現力的黑白色調來表現人物的優雅和沒敢。你甚至可以從宍戸錠的服裝中感受到一絲公子紈絝之氣。毫無意外他會成為日本電影的一個符號,毋庸說他在Nikkatsu工作室的領銜地位。

然而事實上,今日來看Nikkatsu工作室還留下了什麼?如若不是一個日本戰後電影的標籤,它至少也是一個偉大的樣例。
Nikkatsu工作室的名聲來自於一系列的因素:它有獨特的選擇作者的眼光(早期Kenji Mizoguchi, Yuzo Kawashima, Shohei Imamura);它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作為當代性的“指明燈”地位;以及它對黑幫片的獨到詮釋。

《手槍是我的護照》是由Nikkatsu工作室在1976年發行的,開業於1912年的Nikkatsu工作室是日本歷史最悠久的影視工作室。一般來說,他們鍾愛於“武士類”傳統題材的製作和發行,加上一絲來自西方意大利影片的風味,尤其是受到Morricone和誇張戲劇電影的啟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Nikkatsu工作室開始面向更為年輕化和有反叛心理的觀眾。他們開始以反應當時社會年輕人的慾望和理想為主題的項目,讓電影人將其化成熒幕上的組品。

除了影視語言以外,《手槍是我的護照》是日本戰後電影的一個亮點。從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之間,Nikkatsu工作室積聚了強大的名聲和發行系統,成為日本電影界的大片製造機器。它的商業成就同時也造就了一批旗下電影明星的星途。

“Nikkatsu的工作模式是將最新和最有潛力的新人、類型和系列結合在一起,同時將注意力集中在新鮮感上。”通過這一途徑,Imamura得以以其大工作室的工作模式在日本得到一系列的反響,與此同時Suzuki,眾所周知地,對黑幫類型進行了更新(Vincente Minnelli絕對不會對這一改革感到失望)。然 而事實上Nikkatsu工作室的票房成功也部分地歸功於他們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有技巧地聘用了包括Yujiro Ishihara, Akira Hobayashi, Jo shishido, Tetsuya Watari和後來的Tatsuya Fuji在內的一系列有天賦的演員。 Tatsuya Fuji也因其他在Nagisa Oshima(大島渚)的《感官世界》一片重的出演而聞名。 Nikkatsu工作室旗下也有一系列之名女演員,包括Naomi Tani, Junko Miyashita和Meiko Kaji在內。這些穿著無懈可擊的精緻服飾的演員們的優雅演出依然不敵那些後來奠定了色情成人電影文化基礎的女演員們。 ”(Stephen Sarrazin)

不幸的是,這一潮流並沒有能持續到二十世紀七十年代,也沒能抵擋過電視業的興起。後者帶來的經濟和社會大潮極大地動搖了傳統電影的經濟格局。具體來說,傳統電影的在流行文化和商業層面曾取得的成就不復,並開始走下坡路。在日本社會中,性和暴力題材變成了定義“流行電影”的向量,尤其是隨著性解放運動而變得愈發流行的性題材。在這樣的環境背景下,Nikkatsu工作室開始大規模地將他們的項目目光投向軟性的成人片,尤以他們的“粉色影片”系列為代表。

最後給Nikkatsu決定性顛覆的事件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家庭視頻電影的出現。從最開始的錄像磁帶,到後來的DVD以及今天的各種視頻格式,受眾導向的電視是給電影行業帶來每個層面革命性衝擊的新媒體形式。對這些新媒體形式的妥協和應用某種程度上是被迫的,並且持續到今日。電影工作室不斷地在這個更新換代的文化藝術大背景中發展他們的商業生存策略。最近的一次挑戰來自於網絡的誕生和它給影視產業帶來的便利,在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大大地削弱了傳統電影工作室在感知、導向和某種程度上“馴化”觀眾期望的能力。奇怪的是,在日本這個獨立電影誕生的國度,同時也存在著一場爭論,以及充足的理由相信,打開對話窗口的將會是今日被稱為“公民電影”(擴大公眾參與)的電影形式,而非傳統的獨當一面的聲音。
《手槍是我的護照》…即將登機的是Nikkatsu電影工作室…

卜尚哲

譯者 – Ritz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