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Views |  Like

中萊塢

中國目前是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預計在這個十年內,將有超越好萊塢的可能。

在中國每天都有新的影院開業。

這個遠東超級大國也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電影工作室,離北京三小時車程的橫店影視城面積多大三億五千五百萬平方尺。橫店曾經是個典型農村,而現在影視城的面積超過了寰球和派拉蒙的總和,裡麵包括一個相同尺寸的紫禁城的複製品,可以在一年任何時候同時容納40個電影製作公司。

然而,中國的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嚴格要求所有在中國製片的影片經得總局的審查許可才能得以發行,認為任何跟政治沾邊的內容都不能進入電影市場。任何對當代政治有消極刻畫的,或者有可能造成社會動蕩的作品都被嚴格禁止。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中國電影充斥著跟戰爭有關的,批判日本的以及明朝時代背景的陳詞濫調。這也是為何2012年上半年,不到百分之五的國產電影收回成本的原因。

這種審查制度同時也影響了試圖進入中國市場的西方電影。因為無論是否在中國製作,在中國上映的電影都要面臨同樣的審查標準。

2012年問世的邦德新片Skyfall直到2013年的一月才在中國上映,影片中在上海拍攝的一段某大樓中國保安被擊斃的畫面被精密無缺地全部刪掉。在另外一段場景中,字幕也被進行了大幅刪改,其中跟中國的折磨和嫖妓相關的內容被刪除。

除開審查機制相關的問題,電影界也面臨每年34部的發布上限(2012年以前是20部),雖然2012年國內有893部影片拍攝完成,外國電影依然佔據了60%的票房市場。

對投資者來說,中國市場最大的吸引力來自於某種縈繞在“觀影經驗”周圍的文化。在中國去電影院看電影目前還不是全民共享的奢華,而是上層和中層階級的享受,因為一張電影票的價格平均高達十五美元。

這個市場的繁榮也使得中國最大的影視公司萬達影城,於2012年五月以高達二十六億美金的價格買下了美國AMC公司。萬達也因此走上了世界頂級影視公司之路。這筆聯合美國第二大院線公司和中國領銜影視公司的交易成為了中國公司在美國娛樂市場史上最大的一筆投資。

北美市場的票房收益目前估計超過一百億美元,然而這個數字自2010年以來的兩個財年已兩次跌落。相比之下,中國市場的票房收益預計在2015年將達到五十億美元,並很有可能在短短五年之內超越其西方競爭者。

從2009年的1500家影院,到今年的超過一萬家,中國政府預計這個數字在2015年會翻倍,而在2040年會達到四萬家。

品牌名聲和地位也許是萬達買下AMC背後的動機,更不用說從以往中國公司買下美國公司後信用度上升的案例中收穫的經驗。 2004年,聯想公司以十億兩千五百萬美元買下IBM公司的電腦部;中國汽車生產商吉利公司也在2010年買下福特旗下的沃爾沃,斥資十五億美元。

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的日本也能看到很多類似的案例,當時日本公司大肆收購知名美國資產,包括好萊塢的Columbia Pictures, MCA國際,加州的Pebble Beach Golf Course和紐約洛克菲勒中心。

這種從西向東的能量轉移的極致案例可以說是2012年的電影,Life of Pi.由台灣導演李安製作的這部電影收穫了大約四億美元的票房,包括美國九千萬,中國一個億,成為Titanic 3D版以來第一個中國票房高過美國的美國電影。

Life of Pi大部分的拍攝在台灣完成,首映也在台灣——李安的故鄉。事實上在首映兩週之內它就在亞洲普遍發行,地區包括中國、香港、印度、(演員Irrfan Khan的故鄉,印度貢獻了一千三百萬的票房),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柬埔寨和巴基斯坦。

李安已經是公認的世界頂級導演,不僅僅在中國台灣,在整個亞洲地區,他也被認為是一位英雄。

李安最近的佳績包括壓過《林肯》的導演,Spielberg,成為第85屆奧斯卡獎最佳導演獎的斬獲者。而他的作品Life of Pi更是獲得了電影語言、視覺特效和原創音樂三項大獎。

而這和他第一次的奧斯卡經歷還相去甚遠。

1995年,《理智與情感》給了李安第一次拿奧斯卡獎的喜悅,2000年《臥虎藏龍》更是拿下五獎。 2003年的《斷背山》則拿下三座,包括第一座最佳導演獎。

李安導演的電影目前一共收穫了12座奧斯卡獎,14座英國學院獎和9座金球獎。

Life of Pi絕對是2012年奧斯卡的大贏家,它獲得了比任何一部2012年影片都多的獎項,也奠定了它在電影史上的地位。更重要的是,它給亞洲的電影市場帶來了極大的動力,也啟發了下一代台灣的導演們。

電影的主要部分在台中市的一個廢棄機場拍攝完成,這裡有一個投資五百一十萬美元建成的人工池,大小為75米乘以30米,由12個”造浪“機器組成,這些機器是特意為影片的拍攝製作的。目前它們和 後期設備,攝影棚等一起被捐給了一家電影主題公園,並成為其核心部分。

Life of Pi中體現的愉悅而抽象的美讓人聯想到中國的傳統電影美學,雖然多年在美國的學習也使得李安受到了西化的語言風格和感情捕捉方式的影響。這種對全球化的適應使得李安獲得了全球聲譽。而如果亞洲電影繼續採用這一口徑,結合本土人才、技術和科技的運用,很可能在電影行業掀起一輪 新的革命。

大連萬達集團對AMC的壯觀購買是否會成為中國企業大肆購買美國院線連鎖和娛樂公司的催化劑,尚不得而知。然而如果中國投資者的議程重心是多樣化以及提高名譽度,它們必將大舉進入國際界。

王多佲

譯者 – Ritz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