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Views |  Like

Melville

尚·皮耶·梅維爾,是一位法國編劇兼導演,1917年在法國巴黎出生。出生時的本名原為Jean Pierre Grumbach, 後來化名為梅維爾,意指向白鯨記的作者致敬。他的電影大部分都已成為法國電影中之經典,也影響了許多國外知名導演如:昆汀·塔倫蒂諾,馬丁·斯科塞斯和杜琪峰等人

他的電影名錄包含了14部的作品,有時也自己作為演員客串。但在他職業生涯中的作品遠遠不止這些數量,從他的作品裡,我們可以看出兩個重要的主題。

第一個時期是一系列的電影三部曲,講述過去法國被占領的時期以及接連發生的抵抗運動。[沉默之海],[神父李昂莫罕],[影子部隊]。分別代表著他人生中所經歷的不同階段。事實上梅維爾在1952年加入了法國反抗軍和戴高樂將軍的自由法國運動,所以這些劇本都是從他自己的親身經歷來加以改編的。

接下來在他的導演生涯中,他拍了一系列被影評人描述為"男性電影"的作品。[賭徒鮑伯],[眼線],[第二口氣],[獨行殺手],[劫寶群英],[大黎明]等。以我個人而言,他以往的作品我都相當欣賞,但這一系列電影的出現更讓他成為了我最喜愛的導演之一。他另外還執導了從尚·考克多的小說改編來的電影[恐怖的孩子們],而另一部[曼哈頓雙人行]更和考克多本人合作。從這兩部作品我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梅維爾對美國電影的崇尚。

現在我們把注意力轉回來看上述所提到的的"男性電影",從這邊可以看出梅維爾對美國文學以及電影的迷戀。在這些片中的人物都具備了會說故事,過著修行般的生活,放不下過去,以及享受獨處時的孤寂這幾項明顯的特點。

[紅圈]是我看過的第一部梅維爾電影,也是除了[賭徒鮑伯]之外讓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作品。他電影中所表現出的原創與現代精神,已經超越了劇本本身。
故事是說一名甫出獄的盜賊(亞蘭德倫飾演),和另一個在逃的囚犯(賈恩瑪里亞華龍泰飾演),他們在一名遭革職的警探(尤蒙頓飾演)的幫助下,合夥搶劫一家位於旺多姆廣場的珠寶店。布爾維爾在這部電影中出演了不同於以往飾演的喜劇角色,一名努力不懈的調查員,鍥而不捨的緊追匪徒們的一舉一動,堅決要破壞他們的計畫。在[紅圈]這部電影裡,梅維爾打造出了自己獨特的梅維爾電影美學,從他的敘事及拍攝手法,我們看到了導演高超的電影技巧,讓影像自己說故事,跳脫窠臼的減少了相當多的對話場景,取而代之的是用電影的緊張氛圍來抓住觀眾的所有注意力。例如在主要的搶劫片段,光是搶案的經過就足足有二十分鐘不說話。梅維爾的電影特點就是在他的創造力及電影技術和效果。類似的場景可以在[獨行殺手]和[大黎明]裡也看到,[紅圈]中的這個搶劫場景可說是梅維爾電影的經典之作。他是在位於旺多姆廣場20號的夢寶星珠寶店拍攝完成的。

從梅維爾的電影中我們還可以看出一些其他貫穿他電影的基本元素,如[紅圈]的故事主角們都帶著那種特有的孤寂與冷調感。這樣的角色定位讓演員們不知不覺中抽離了自己而融入了他們的角色。他們不知覺的就變成了電影中的搶匪,或由警察變成了罪犯。當賈恩瑪里亞華龍泰提出搶劫的提議時,亞蘭德倫幾乎是想都不想就接受了,好像他也不覺得有什麼其他的選擇。當他們找上尤蒙頓所飾演的前警察來加入他們的計畫時,他的反應也幾乎是一致的。他的角色隔天就停止酗酒,就好像他知道必須這麼做才能達成他的目標。布爾維爾飾演的正義的一方,以不懈的毅力與鬥智,終於破案。大家應該會注意到他的角色,就是一個獨居男子養了一隻貓。我們看到在梅維爾的世界裡,他不需要蓄意刻畫出角色的孤寂,但是他所營造出來的氛圍,在在都表達出了這樣的意境。

我的結論是,[紅圈]在我而言是一部進入梅維爾世界的最好的入門電影,不僅僅因為它恰如其分的表現出了導演的敘事跟創造力,以故事來說,它也很有可看性。它講的雖只是一場鬥智鬥力的搶案,也許它的風頭不如後來比較熱門的[恐怖的孩子們]還有[影子部隊],但是那樣的電影需要更多的歷史與文化背景才能完成。

探討完梅維爾的許多代表作之後,現在我想來談談他比較冷門但是也相當受歡迎的作品:[賭徒鮑伯]。它拍攝的時間是在1985年,還是黑白片的時期,地點是在蒙馬特的南坡。故事的重點也是放在一樁搶案。但是這次的地點是在多維爾賭場,從片名我們就已經可以略知一二了。主角羅伯蒙太拿或稱賭徒鮑伯,在皮嘉爾賭場沉迷於他鍾愛的賭局時,在一個短暫的邂逅中,遇見了安妮,一個本來要去賣淫的年輕女孩。再一次的我們在這裡又看到了人物的命運與糾葛。對安妮來說,成為一名妓女只是遲早的事,而鮑伯他自己,用一場一又一場的賭局,來左右著自己下一步往哪裡走。打牌和吃角子老虎機對他來說只是家常便飯。梅維爾的風格在這部電影裡可說是相當的鮮明,這部電影也在眾人的期望下脫穎而出。從許多方面來看,此片不僅銜接了他許多的早期作品,也啟發了後來的新電影浪潮,以及他的"男性電影"系列。電影中這些個性鮮明的人物,如[獨行殺手]或者是[賭徒鮑伯]中1950年代的皮嘉爾夜總會這樣的指標地區,有許多酒吧,在道德沉淪中掙扎的女孩,美國爵士樂,和典型的警察形象。場景的寫實拍攝程度已經幾乎可說是紀錄片的程度。比方說:電影中的一個在杜埃街的場景,(Pile ou Face),至今仍然存在。不管怎麼說,[賭徒鮑伯]這部戲在梅維爾的電影生涯中算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它像一場實境賭局,讓你從電影中親身經歷。也讓你在瞬間就能融入梅維爾的電影世界,我也很推薦你們來看這兩部電影,希望大家能夠感受到這位導演不凡的傑出魅力。

Sammy Blount

譯者 – Ritz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