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Ginkgo Project

銀杏計畫,是一種媒體形態,提供了一個文化和藝術的評論及交流的空間。也提供了相關背景的文字創作。銀杏計畫也代表了數位藝術項目 即新媒體藝術:音樂創作,創意文字寫作與設計。

這個項目的精神,由名稱就可看出,要從銀杏開始講起。也為了能更深入的了解我們是誰,我們要做的是什麼,在這邊,作為前言開始,我們就來說說銀杏的歷史。

植物學是一門了不起的學科,還能結合自然科學與詩歌,來完美紀錄研究主題的特質與細節。你可曾迷失在植物園過嗎?你是否曾經投身到大自然裡,並注意過這些環繞著著你的植物們?在蒙彼利埃的The Jardin des Plantes植物園是我的起點,開始了一場精神和感官之旅,從我身處的歐洲大陸到另一個大陸。更令我驚喜的是,我也是在這裡開始了這趟了不起的銀杏之旅。

從語源學的觀點,銀杏的拉丁學名是從日文發音ginkyo的中國字而來。在植物學辭典裡“Kinmozui”,由Nakamura Tekisai(1629-1702年)所創,拼音為ぎんきょう,註解為“rekishiteki kanazukai。”在現今的中文字裡,銀字拼音為yin,有“銀色”的意思。杏字拼音為xing,意思是“杏樹”。以中文的的複合字來看,銀杏,拼音為yinxing,指的就是“銀色杏樹”的意思。在現代的日語發音裡,把這些中文字拼成ginnan(ぎんなん) – 這個字主要用指於銀杏果,而它的樹被俗稱為icho(いちょう)。當初由Nakamura Tekisai所創的“Kinmozui”這個詞,在今天已不再使用。

“千冠樹”是屬於270萬年前最早出現在地球上的樹群。但它名字裡的“冠”字,是怎麼來的?據說,第一個將銀杏樹引入法國的人,以每株40個王冠的代價,賣了五株的標本給法國。那些看到的人被它金黃色的枝葉所驚嘆,因此叫它“千冠樹”,認為它的葉子就像小金冠。

要找到這棵不老樹的真正起源,必須深入到中國的東南部,到天目山山脈。在那裡銀杏是一種養殖植物,野生種幾乎已經完全消失。據說,它一直到12世紀時才出現在韓國和日本等地。

德國醫生暨植物學家Engelbert Kaempfer,帶著荷蘭東印度公司給他的使命,在1690到1692年來到了日本。他是歐洲開展植物研究的第一人。他的回憶錄,“Amoenitatum exoticarum,”在1712年出版。他把銀杏樹的幼苗成功的帶回到荷蘭,第一株歐洲銀杏於1730年紮根在烏得勒支植物園。

Auguste Broussonnet(1761-1807年)是第一個把銀杏樹根帶到法國的人,他把從英國著名植物學家暨博物學家Joseph Banks爵士(1743-1820年)那得到的銀杏根禮物又送給了Antoine Gouan(1733-1821年)。他在1778年把它種在蒙彼利埃植物園,也是我最愛的植物園。在1795年,ㄧ截從蒙彼利埃銀杏樹上所取下的分支,在巴黎的Jardin des Plantes植物園被種下。這兩棵銀杏樹到今天仍然枝葉蓬勃。

現在讓我們來看看銀杏樹的樹葉,它之所以獨特,有以下兩個原因。ㄧ,它是由兩片外型像手掌的葉片所組成,左右從中間分開,不像大部分的植物葉片中間由葉脈相連結。二,銀杏葉的生長過程,有著明顯的進階性特色,由ㄧ開始早的雙葉狀,到成熟後變成扇狀。葉片及葉片的莖都能夠延伸出去生長,進而長出三到四片以上多片葉片。

要說銀杏樹有著強大的生命力,最好的實例是,它竟然能在1945年8月6日在廣島被投下原子彈後倖存,這在植物中也是罕見的。在原子彈頭附近的震央約不到ㄧ公里處,有棵銀杏樹竟然沒被輻射波摧毀。銀杏也被廣泛的用於製藥,來提升恢復力跟促進健康,也已經有數千年之久了。

銀杏的代表意義已經遠超過了其在生物學上非凡的特性,不僅如此- 它甚至已經成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例如,它的葉子成為了日本東京的城市象徵。銀杏樹也成為了明治時代和當代日本文學作品的繆思,。在它身上,我們甚至可以看到東西方之間交流的痕跡。銀杏樹是德國Weimar市的象徵,就是著名詩人歌德所居住的城市。他用它的ㄧ首詩裡,讚誦著銀杏的奧秘,這首詩被收錄在他的“西東合集”。詩裡是這樣說的:

這樣葉子的樹從東方
移植到了我的花園裡,
葉子的奧義讓人品味,
它给知者以啟示。

它可是一個有生的物體
在自身内分為兩個?
它可是兩個合成一體,
而人們把它看作一個?

回答這樣的問題,
我得到真正的涵義;
你不覺得在我的詩歌裡,
我是我也是我和你?

– 約翰·沃爾夫岡·馮·歌德“西東合集”,銀杏(1915年由保羅·卡魯斯翻譯)

“西東合集”(West-östlicher Divan in German)是歌德的最後ㄧ套代表作品集。它是由12本書,從組成的,寫作期間從1819年到1827年。每ㄧ篇的開頭都各有一個東方和德國的篇名。歌德的原稿頁上還貼了兩片銀杏的葉子在上面,現今收藏在杜塞爾多夫的歌德博物館來展覽。

在中國文代的文學創作裡,反而沒有任何與銀杏有關的作品。ㄧ直到了11世紀的宋代,才有歐陽修及梅堯臣等人有這樣的作品。

在宋元之後,銀杏似乎已經廣泛的在中國各地栽種。歷史學家也都認為,它大多被佛教徒和道教徒栽種在寺廟裡,被視為聖樹來愛護。在日本,白果的食用第一次被提到,是在1942年的文獻裡記載,被用於茶道小吃,或者當做糖果和甜點來食用。到了江戶時代(1600-1867年)大眾開始把它當成蔬菜食用,也用來製成醋及蜜餞。在18世紀,白果變成ㄧ種用來搭配日本清酒的下酒菜。直至今天,在日本料理中不僅可來炒菜,或烤著吃,也會放在茶碗蒸(日本人用蒸蛋來做的開胃菜)裡蒸熟吃,還有用於火鍋料理(日本火鍋)煮著吃。

銀杏以多樣化的面貌存在著,在不同的文化上以及廣泛的用途上。銀杏之所以永恆,是由於它的強大的生命力及優越性,也就是因為它這麼的珍貴,所以被人們所重視著。作為總結,就是因為銀杏這麼的高貴與獨特,所以我們想用一個多樣化與以及用途廣泛的平台,來對藝術與文化致敬。

卜尚哲
Ginkgo Project 創辦人